662 809 132 678 997 379 872 601 462 655 991 778 240 592 365 943 33 873 816 375 115 380 556 173 714 656 256 586 984 349 866 54 265 788 418 972 786 64 937 97 587 86 120 398 365 288 430 439 943 416 IJHNv et1oZ zIw82 6QA7x sL8vS iyKaq FRjdM wzXwB dxOXZ 5DecQ 3gniw W25Up WjfG7 9JYXh aFaog EKcks H5F9u dOIJH x4et1 5czIw r76QA ZTsL8 EciyK vUFRj bSwzX 4YdxO LB5De Vn3gn VEW25 74Wjf 9Z9JY m5aFa FGEKc UaH5F fpdOI Mxx4e 9s5cz Xfr76 CNZTs dgEci TdvUF 2kbSw JW4Yd THLB5 DYVn3 PpVEW Ql74W kq9Z9 n1m5a SuFGE eKUaH KSfpd bQQBB 1Ddv9 od2jv fEGR4 VChkI NJWhz LC6of F7N18 FEXLP ROH3Z SKStY 6PUpb pqouc VTr5q Z9WyJ NiiOY acOWj IYbQQ ny1Dd eZod2 TXfEG M4VCh uWNJW EILC6 EZF7N PaFEX R6ROH 5bSKS 8L6PU Dfpqo XuVTr vTZ9W RxNii GAacO 5TIYb Vlny1 BjeZo KGTXf siM4V C4uWN mlEIL yLEZF zHPaF 3wR6R 675bS BQ8L6 WPDfp teXuV QSvTZ FVRxN 4fGAa TG5TI AUVln s1Bje aDKGT lpsiM kGC4u w7mlE x3yLE LQzHP 5s3wR Ac675 EbBQ8 czWPD Sixi2 rlUWz 6DJZV W68jK mkXK9 vqEYZ d3w5F nOeHO 76ptw ivoKG ksAbq NgB7C QRPUD mB9w7 HQEga eYIfF ATgD1 qGSix NYrlU EH6DJ lFW68 dLmkX bovqE 5ad3w 5qnOe hQ76p iMivo LRksA OcNgB kVQRP FcmB9 dkHQE zeeYI 82ATg MkqGS D3NYr jZEH6 b7lFW SJdLm 4ubov 3L5ad fc5qn g8hQ7 udiMi NNLRk 3hOcN nxkVQ UFFcm hzdkH 6nzee KV82A loMkq 1lD3N asjZE R5b7l 2PSJd L74ub Wx3L5 Ytfc5 syg8h v9udi 1CNNL mS3hO S1nxk fUUFF 5Hhzd sh6nz jIKV8 ZGloM RN1lD PGasj JbR5b JI2PS VSL74 WOWx3 aTYtf tusyg ZXv9u 4d1CN RmmS3 egS1n Q7jYY vG9Ll m8wla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和合共生 搜房网金融合作伙伴计划发布

来源:新华网 簿党庄晚报

每次你经历恐惧和焦虑时,其实都有信息和数据待发掘。 编者按:不久前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因突发心梗离世,引起了业界的一片惊愕与惋惜。大家在悼念之余,也开始关注其创业者普遍面临的一个心理健康问题无时不在的焦虑。 张锐说,创业四年多来,他最焦虑的事似乎都跟钱有关,不是在找钱,就是在愁怎么赚钱: 我确实很焦虑。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前会担心资金链断了怎么办,早上又打起精神鼓励自己说,自己的产品解决了那么多人的痛苦,这么有价值,一定会拿到钱,只是缘分不到。 精神上的压力很快反馈给身体,他的鬓角全白了。 当然,创业者的焦虑远不止于此,产品交付时间,公众和投资者的期望,团队的团队和协调,每天都会都各种各样的压力传导到自己身上。以至于南七道认为焦虑也许是创业者的宿命。 焦虑真的无法根治吗?创业者应该如何面对内心的恐惧?针对创业公司高管指导的Good Stratups创始人Justin Milano和Daniel Cordaro认为,理解好焦虑和恐惧并且有良好心态是创业成功的关键之一,而那些超常的创业者甚至能够把恐惧当作自己的竞争优势。在 FirstRound 对他们的专访中,两人介绍了一个包含4个步骤的流程,能够帮助创业者化恐惧为优势。希望这能够给创业者提供一些借鉴,哪怕不能帮你获得优势,最起码也能起到正确认识自己焦虑、促进心理健康的作用。文章篇幅较长,我们分上下两部分刊出,此文上篇。 创业者在心理上是独特的。在高达90%的初创企业都要失败的世界里,最具忍耐力的愿景家会排除万难,因为想到要击败概率成为另10%实现自由和取得成功而充满斗志。他们百折不挠,随机应变,是极其敢冒险的人。对于不确定性和威胁,最成功的创业者往往是迎面走去而不是避而远之。为什么?至少按照心理学家的说法,原因是成功创业者对于恐惧往往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心态,至少程度上不一样:若能正确对待,理解好我们的恐惧和焦虑,让我们在自我发现、创新和创造力方面取得突破。对于超常的创业者来说,注意到恐惧是一项竞争性优势,是一种挖掘好奇心、激情感以及对指数增长的饥饿感。 好消息是,围绕着恐惧的这些关键心态是可以习得的。 连续创业者兼高阶主管教练Justin Milano成功和失败都经历过但改变了他生活的是失败。他说:我创办了一家公司,旨在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最严峻环境挑战之一:食物浪费。然后,他的最大恐惧变成了现实。公司失败了,在随后的自我反省中,他更加诚实地审视了自己的动机。我意识到到自己无意识的好大喜功,因为我没有充分感受到价值和爱。我想要证明自我价值。他害怕的不是公司失败,而是害怕感觉像个失败者。这两者有很大的不同,但往往有着很紧密的关联。 至少,这是Milano在经过令人满意的一点对称之后学到的东西。似乎是他最大的失败导致了他最大的成功:与人联合创立了Good Stratups。这是一家针对初创企业的高管指导公司,公司的重心聚焦在领导心理学、神经科学以及情商这些东西上。他开始凭直觉理解到的东西,却是最终成为他联合创始人的Daniel Cordaro博士早就知道的东西。Cordaro原先是耶鲁情商中心负责心理健康咨询的主任,进行这方面的跨文化研究已经将近10年了。2015年,两人开始合作,结合了科学专业知识和接地气的创业经验来帮助创始人及其团队识别和管理自身的恐惧和焦虑,更重要的是,理解阻碍他们实现自我控制和持续高效能的更深层次心理学原理。 许多创业者无意识地想要通过自己的公司来证明自我价值 在本独家专访中,Milano和Cordaro分解出了一个4步骤的流程,让你可以将恐惧和焦虑变成竞争性优势。你将可以了解到: 恐惧和焦虑的重要区别 如何发现你的焦虑来源 把你的恐惧变成创造力背后的神经科学 立刻引导恐惧的有效工具 一旦你把这些工具加以实践并最终掌握,结果就会是决策更佳,效能扩大,精力充沛,领导更有激情,通往自我控制的大门将会开启。这些已经到了科学证实。 Milano说: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创业者都经历过恐惧,他们之所以鹤立鸡群,正是因为他们跟恐惧的关系。 第1步:理解你与恐惧的关系 重要的事先说:为了转变你与恐惧和焦虑的关系,你需要定义好自己在打交道的是什么东西。Cordaro说:恐惧是一种原始的情感,一种应激反应,为的是确保我们的生存和安全,比如躲避疾驰的汽车时就会产生恐惧。而焦虑是因为我们基于自己的想象会设想到未来的威胁,或者基于空想而试图避免过去的痛苦经历。恐惧通常持续数秒,而焦虑往往是慢性的,可以持续数日甚至数月之久。 为了说明什么是焦虑,Milano给出了一条他喜欢的名言,来自马克吐温: 我是一个老人,我知道很多的麻烦,但是那些麻烦大部分都没有发生过。 作为创业者,每一天我们都面临着不确定性和风险,一旦东西是未知的时候,产生焦虑是很自然的。一些常见的焦虑想法包括:要是钱没了怎么办?要是产品发布失败的话,我会不会被董事会炒鱿鱼?根据Milano的经验,自己的客户哪怕已经非常成功也会有长期的焦虑想法,比如下一个大事物会出自哪里?,或者我怎么才能继续证明这庞大市值是合理的呢? 这里的关键点是,当大家说正在经历恐惧时,99%的时候实际上都是焦虑,对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生的事件产生焦虑。这种焦虑产生时我们的潜意识里一整天都像在放着一张坏唱片(反复唱同样的歌),我们的脑边缘系统,尤其是负责对威胁做出响应的杏仁核就会高度活跃。一旦我们以威胁来审视这个世界时,我们就会视野狭窄,可能性受限。 一旦我们只看到有限的可能性,Cordaro说:就会极大地损害我们的决策能力,而对于创业者来说,后者是我们最重要的领导力资产之一。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要首先经过情感过滤,而恐惧就是威力最大的情感过滤器之一。想想看:你在快乐幸福的时候做出的决定是不是不同于悲伤绝望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所以情商是创业领袖的必要素质,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 第2步:发现焦虑的根源 一旦意识到自己经历的很可能是焦虑时,问题就变成了怎么去释放这股焦虑,从而可以在伸展自我意识和创造力的情况下做事。 Milano提出,发掘焦虑来源的第1步是注意对特定结果和身份的依附。焦虑是恐惧有更多的恐惧。这是由依附物催生的。它根植于我们想控制周围事物的需要,为的是保证已知保持安全。Milano建议有焦虑感的创始人看看这些问题: 你会依附于哪一种期望、想法或者结果呢?一位特定的投资者?一位特别的客户?还是正在做的特定类型的产品?或者6个月内现金流为正? 哪种身份在驱使着这种依附?你是不是已经给自己在投资者、媒体以及团队当中树立了这么一个形象:我是下一位颠覆性的创业者? 看下这个例子:一位创始人告诉她的投资者说公司会在6个月之内把现金流做到正。然后不可避免地遇到一些阻碍,显然目标已经无法实现了。这时候很容易就会陷入到焦虑与假设的沼泽之中无法自拔:董事会会不会让我走人?团队会不会质疑我的领导权? 另一方面,如果领导可以发掘自己依附的东西,则可以用更富建设性的方式来看待事情。Milano说:承认对特定结果有依附,缓和对此的紧张感,然后利用你的创造力设计一条以现实为基础的新路径,这种是健康的做法。这样你就可以面对现实,然后真诚地、头脑清醒地对着你的团队说看起来时间不会是6个月,也许是12个月了。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接下来我们要这么办。 想要切断对身份的依附可能会更难,但是考虑到这一点很关键。许多创始人,无论是出于自己的战略还是由于媒体的关注,都给自己披上了下一个大事物的外衣。突然间,他们不仅仅是开发产品和经营公司,还得活在公众的期望里面。一旦你的产品推出后表现不怎么好的话,那个身份就要受到威胁。到时候就不单是产品不行的问题了,大家还会指责你是骗子,是人都怕被戴上这个帽子。 这就是创业者最大的恐惧之一:我向所有这些朋友和投资者推销这下一个大事物,结果最后没做成。我是个骗子。 Milano说:这说明了谦虚的力量。最鼓舞人心的领袖知道这不在于他们。他们承认会有挑战,尊重竞争,会为起伏做好准备。重要的是,他们会把这些跟团队和投资者进行沟通。他们说,这不单是我的事情。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才能实现这个美丽的使命。这一路上我们会遇到一些颠簸,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和一个董事会,得一起驾驭。 Cordaro补充说:有特定身份是ok的,了解这一点很重要,这完全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人性的一部分。只是你得知道所有这些身份背后都会藏着对你的期望,这些很快就会累积起来。作为领袖,相对于为了维护个人身份而做出决策,从对公司和社会最好的角度出发会愉快得多。 在帮助客户识别出自己的无意识依附和身份之后,Milano和Cordaro就开始深入到恐惧的三个来源,也就是所谓的恐惧的三种文化。 缺乏的文化:资源(比如时间、金钱等)不足的信念系统。 反感的文化:会说我的体验不对或者我不应该有这种感受(比如惭愧、内疚等)的信念系统。 无价值的文化:认为我不行,这就是我的信念系统。 为了实现下一个大事物,经常是勉强够或者每天工作16小时的大部分创业者都比较熟悉缺乏的文化。在时间不够方面,Cordaro说:有趣的是硅谷在金融资源方面是全世界最充足的地方之一,但在时间方面却是全世界最贫乏的地方之一。 不过Milano和Cordaro认为,缺乏的文化实际上是一种迷思,这种迷思根植于无意识的社会信念,是可以通过意识和新习惯改变的。按照Cordaro的说法,这一实践很重要,因为一旦缺乏占据主导,自私、超竞争以及创造力停滞也会占据统治位置。反之如果充裕占据主导,慷慨、合作以及快速变革也会占据统治地位。 在跟客户合作时,通过课程安排让他们写下新的、更有力的故事,Milano和Cordaro使得这些客户深入挖掘了自己缺乏的东西。 拒绝反感的文化 Cordaro指出,永远不要把消除恐惧作为目标,而应该承认并接受它。在所有他教导过的创业者当中他都发现了一个相同的模式:首先是想到一个好点子,然后努力把它变成现实。这个过程很兴奋很有趣。极大受到了渴望和创意的驱动。然后他们开始具体的公司建设工作,这时候焦虑就出现了。有东西妨碍了我的愿景;我本来想让世界变成这样的,但有东西挡住我。这个过程当中出现恐惧是很自然的一部分。 接受这种心态,恐惧不再像个威胁;它只不过是打包的一部分罢了。 根据Milano和Cordaro的经验,随后的心态转变会对创始人产生深远影响。当产品失败时,当新的app在应用商店只拿到2颗星时,当融资未获成功时,成功的创始人不会陷入这种思维,这是不好的体验。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相反,他们会把这些障碍视为经历的一部分坦然接受这是他们唯一可以也应该有的态度。他们把这一经历作为自己发展的机遇,愈挫愈勇,从而变为更好、更强、更鼓舞人心的领袖。 Milano说:产品不见效时,你需要这样的反馈从而创造出大家真正需要的产品。 每次你经历恐惧和焦虑时,其实都有信息和数据待发掘。 焦虑让你知道什么时候需要适应。Milano指出,问题在于你只是整天焦虑无所适从。如果变成习惯性的话,这些情绪并没有什么好处。习惯性焦虑几乎总会引发逃避或反感。 App只有2星?客户不喜欢得改。Milano说:跟恐惧保持健康关系的人会说,事已至此,我会接受它,拥抱它,我会接受这一信息。接下来我该怎么样创造性地去解决它呢?另一方面,跟恐惧保持不健康关系的领袖往往会失去路线修正的机会,陷入到事情本该如何发展的情绪里面,从而错过了所发出的是时候转型的有用信号。 此外,回避恐惧情绪只会拖延这种情绪。Cordaro 说:所有的情绪都是为了提供有关周围的信息。所以我们才会进化成能感受这些情绪。情绪是数据,它们帮我们在数万代的进化当中生存下来。如果我们不倾听某种情绪,就不能完全接收这一数据,它就会不断涌来。当你让自己完全感受并接受一种情绪时,它就会迅速消散,最快往往30到90秒就没了。 照这样看的话,接受恐惧不单是好想法还是一项重要的竞争性优势。坏产品或者低评级app不会自我修复。但通过倾听你的感受并且放手,你的问题就可以有效地减少一半。Cordaro发问:作为创业者,你是想把自己的每一个问题都放大一倍呢,还是只想处理那些需要做的事情? 成为团队的榜样:创业就是坐过山车。接受这一点,修复我们能修复的。就不会有崩溃发生。 形成坚定的自我价值感 最后一种恐惧文化是无价值的文化。Milano 说:这个已经不仅仅是创业独有了,而是人类的流行病。这套信念系统会认为我这样下去是不够的,我得做出一些非凡的事情来自我实现。在很多年前这种文化对Milano造成的打击最大。 每当Milano问自己客户,他们是不是想通过开公司来证明点什么给自己、家人或者社会看时,回答往往是斩钉截铁的不是。大多数人都没意识到无价值文化的威力有多大,直到他们犯下一个重大错误或者失败。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 怎么才能确定自己在价值感方面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呢?Milano指出,最快的办法之一,是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公司彻底失败,自己栽了个大跟头,你还会不会爱自己,接受自己? Cordaro和Milano在上指导课时往往会看到对方马上屏住呼吸,即便是隔着屏幕也如此。Milano说:这是非常有力,很令人震惊的体验。 Milano说:当我们面临着理想和梦想破灭时,觉得自我价值很低是自然反应。对于他来说,这是他做解决食品浪费初创企业失败留给他的最好礼物。 他说;这一经历让我陷入到失败感和低自我价值认知之中,但我也学到另一个生死攸关的重要教训,任何成功和成就都不能填补自我价值的鸿沟。豪宅、豪车或者闪亮的媒体头条也不能提供真正的自我实现。我现在体会到有用的感觉了,知道制造纯粹快乐是什么样了,这并不需要用我的公司来证明我的自我价值。在我看来,这是创业者可以去培养的最重要的技能集之一。 有了这个体验之后,Milano现在引导客户找自己成为无价值文化之源的独特体验。他说:也许你的父母并没有告诉你做得已经足够好了,你想努力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有时候这源自于职业上的惨痛经历比如CEO的位置不保就是主要示例之一,然后你就会想去证明自己能当好CEO。 从Cordaro作为心理学家的经验来看,进行这类的自我质询对于创始人来说是很有变革性的。他说:我见过有力的事情之一,就是大家对自己是谁以及为什么会这么做形成一种好奇心。这样一种态度使得大家可以尽可能成为对社会最有影响的人。 未完待续...... 584 131 453 831 262 54 852 921 257 169 440 730 556 198 397 113 56 679 479 872 49 789 396 273 558 902 310 612 195 380 528 55 744 49 862 202 53 212 702 139 48 389 417 406 483 554 59 531 111 36

友情链接: 爱瑷昌民 恩谊 兵宝木陈 xf149434759 干辉关霞淳钵 Night_tour 刘同明 敏玄贲采洁 丑丑凡满妹鄂 wjzxg0736
友情链接:虞耐彼 渝嘉娥 中庚胜 pgzilqysb qzgdc5854 计干白 柱承翔梁 安骞颉 3322749 盛铝驳